米乐官网版

外媒曝桂林雄森熊虎山庄底细:虎骨酒谋巨利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3-03-01

  据英国《每日邮报》20日报道,外国记者理查德·琼斯(Richard Jones)近期对桂林雄森熊虎山庄进行了实地考察,令他吃惊的是,山庄内的老虎命运凄惨无比。山庄内不仅环境肮脏不堪,这里的老虎也并没有受到良好待遇,等待它们的命运只有一个:静待死亡。而后会有人割下它们的毛皮拿去卖掉,它们的骨骼也会被制成虎骨酒,其他身体部位则成为了治疗疾病的灵丹妙药。

  在桂林雄森熊虎山庄,琼斯看到的是这样一幅景象:在生满铁锈的老虎笼子里,一头瘦骨嶙峋的雄性老虎趴在肮脏不堪的地板上,它的身上还布满了未经处理的伤口。这头老虎已经完全没有了昔日的雄风。此外,它看起来也活不了几天了。或许,对于这头老虎来说,这会是一种解脱。山庄的监管员表示,本来他们都认为这头老虎会在虎年到来之前就死掉,没想到它却活到了现在。

  来山庄参观的游客看到这种景象,也觉得伤心不已,但是山庄的一位女官员却反问道:“我们能做什么呢?它就要死了,这是事实,但是我们还会一直喂养它,直到他死亡,要知道随意杀死老虎是违法的。”

  在桂林雄森熊虎山庄,这样的笼子一排接着一排,里面关着的老虎要么就快死了,要么就是身体存在残疾。据悉,桂林雄森熊虎山庄是全球最大的老虎圈养地,而桂林本身又是一座以旅游业而闻名的城市,但是雄森熊虎山庄却不在游客的旅游路线之列。

  桂林雄森熊虎山庄一共养有1500头老虎,其中约有超过半数的老虎能够在野外生存,但却经过各种途径被运到了这里。由于山庄为老虎准备的生存环境极差,老虎的命运也十分凄惨。

  据估算,每头老虎每天的饲养费用约为6英镑,每位进入山庄内参观老虎表演的游客所付门票费用为7.5英镑,而每天来山庄参观的游客寥寥无几,那么山庄从何处获得收入来喂养这些老虎呢。答案在这里:已经死掉的老虎要远比活着的老虎值钱。每头老虎死掉后,它们的骨骼最多能够卖到22.5万英镑,这对山庄来说无疑是一笔暴利。

  山庄内的老虎死亡后,会被运到距离山庄200英里的一个大型地下作坊。在那里,会有工人剥掉老虎的皮毛,并且会把老虎骨骼收集起来用于酿酒。据悉,每瓶虎骨酒平均可以卖到185英镑。因此,山庄喂养老虎,实际上是看上了它们的皮毛和骨骼。

  山庄的举动自然引起了一些环保人士的关注,他们担心这种做法会加快野生老虎的灭亡进程,因为有些人很有可能受到利益驱使,会不断捕杀野生老虎。

  中国迎来虎年,但有专家认为,这会促使中国国内围绕老虎身体部位展开的贸易行为进一步增多,野生老虎的生存状态令人担忧。

  实际上,中国已经签署了一系列国际野生动物保护条例,并且明令禁止以各种形式买卖老虎皮毛、骨骼及其他身体部位。然而,雄森及其他一些山庄却是利用了法律的空子。他们宣称,参与买卖的老虎都是山庄内自然死亡的老虎,并且老虎的骨骼也被用于泡药酒,而政府则是明显对此听之任之。

  一直以来,中国传统医学都喜欢把老虎作为治病良方,比如说虎眼球可被用于治疗癫痫症,虎胆可被用于治疗痉挛,虎须可缓解牙疼,而虎鞭也被视为是珍贵的壮阳之物。但是,老虎全身最为值钱的还是骨骼。据说用虎骨泡出来的黄酒不仅可以治疗风湿病和关节炎,更能延年益寿。随着现代化进程的不断加快、国民的日益富裕,中国传统医学不仅没有被人忽视,反而有越来越多的人对此信之不疑。

  虎骨酒原料包括老虎骨骼和38度的黄酒,而制作过程也较简单,只需将虎骨浸泡在黄酒内即可。但是在中国传统医学领域,虎骨酒却一直是珍贵的药材,不仅价格昂贵,而且深受各类患者的喜欢,因为大多数患者都认为,喝了虎骨酒就会拥有老虎的力量。

  随着老虎数量日益减少,虎骨酒的价格也直线上升,在好的酿酒年份,一瓶虎骨酒价格最高可卖到600英镑以上。在一些场合,虎骨酒也被视为身份与地位的象征,是人们显示身份的工具。

  受到巨大利益的驱使,野生老虎栖息地的很多农民也不再安心务农,而是试图追踪老虎的踪迹,希望能够捕杀到一头老虎,因为他们心里明白,一旦成功,所获利益比他们在地里辛苦耕种10年还要来得多,而这一趋势也加速了中国野生老虎的灭亡。

  47岁的养虎大王周伟森在很早的时候就看中了集中圈养老虎这条商机。1993年,他创办了雄森山庄,当时山庄内只有60头老虎,但经过十几年的运营发展,如今山庄内的老虎数量已达到1500头,周伟森自己也成为了百万富翁。雄森山庄不仅依靠死掉的老虎来发财,他们也会聘请驯兽师,对山庄内的老虎、熊以及其他动物进行训练,并且每天白天会举办两场老虎表演来吸引游客。在表演时,驯兽师会组织几只老虎同时站在一辆展览车上,并且要求这几只老虎抬起前腿,仅靠后腿支撑,如果有老虎不照做,就会被驯兽师用木棍抽打。在琼斯参观的那次,他经过仔细观察,发现参与表演的老虎中,有一只老虎左腿上长了一个巨大的肿瘤,其他的老虎身上则布满了未经处理的伤口。这些伤口有些是老虎相互之间搏斗所留下的,有的则是受到驯兽师鞭打之后留下来的。同时,如果游客愿意支付1.8英镑,就可在饲养员的指导下喂养幼虎。他们的这种做法如果是在西方社会,肯定早就引起了环境保护组织的强烈不满。

  据了解,在雄森熊虎山庄,游客只能参观到一小部分动物,而大部分的动物则被安排在公共区域之后,远离游客的视线。这里的老虎命运更惨,通常是四至五只挤在同一个笼子里。还有的老虎则被锁在封闭式的水泥围场内,那里的老虎一直生活在黑暗之中,只能偶尔透过狭小的窗户瞧一瞧外面的阳光。

 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福利保障专家大卫·尼欧(David Neale)在视察过雄森山庄之后表示:“这里的动物生活环境之差令人震惊,很多动物都表现出营养不良的状况。游客们看到的动物尚且如此,那么那些被藏在公众视线之外的动物,它们的生活环境到底会差到何种地步,那只能凭想象了。”

 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,雄森山庄在进行自我宣传时,一直表示山庄是为了保护野生动物而成立。游客在参观完后,会被引导至一间科学馆,科学馆内陈列着一具装在有机玻璃内的完整老虎骨骼。此外,馆内墙壁上还贴满了一张张在一个山洞内拍摄的照片,照片上显示的是很多的陶罐。讲解员在向游客讲解的时候表示,每个陶罐里面都装有由整具老虎骨骼浸泡而成的虎骨酒,每个陶罐重达500公斤。之所以选择在这个山洞内进行酿酒,是因为这个山洞附近有一处水源极佳的地方,酿酒用水均取自该地。同时,讲解员还强调,很多高官也喜欢此地酿造的虎骨酒,每次他们来考察的时候,山庄都都会把这种虎骨酒赠送给他们以表心意。讲到这里,讲解员就会询问游客是否对此酒感兴趣,如果有游客愿意购买,讲解员会进行现场销售,而销售价格按年限来分分别是3年陈酿60英镑一瓶、6年陈酿92英镑一瓶、9年陈酿185英镑一瓶。

  据悉,周伟森同时也是那座距离山庄200公里的地下秘密加工厂的所有者。加工厂里面建有一个大型酒窖,酿桶数量颇多,一次可容下600具虎骨同时进行酿造,虎骨酒的储量更是达到8000吨。每年,这座加工厂能够卖掉20万瓶虎骨酒。为了确保不被发现,山庄严格控制这座加工厂的人员进出,游客更是不准靠近。但琼斯还是找到了一位愿意透露加工厂内幕的工人。

  这位工人表示:“虎年春节之前,加工厂是最忙的时候,也是发展得最好的时候。我们接到了很多订单,甚至已经超出了工厂的运营能力,就连装虎骨酒的瓶子都不够用了,工人数量也不足。”同时,她还表示,这座加工厂在全中国都拥有庞大的销售渠道,如果有分销商想参与销售虎骨酒业务,加工厂会向他们收取很高的费用。于是,琼斯联系上了加工厂的销售经理王小姐。王小姐表示:“如果想成为工厂的分销商,每年需缴纳不同程度的费用才能获得授权。如果在省会城市,每年需缴纳15万元人民币(约1.4万英镑)的费用,如果在小城市,每年则需缴纳8万元人民币(约7500英镑)的费用。要想取得省会城市的独家销售权,每年的费用则是500万元人民币(约46.8万英镑)。”

  工厂在附近的平南县设有销售办公室,在那里顾客可以见到工厂的所有产品。但是即使是在平南县这样的偏远地区,工厂的保密工作还是做得非常牢靠。据琼斯回忆,当他正在平南县销售办公室外面拍照的时候,有两名保安走了过来,要求查看琼斯的相机,并且坚持让他把相机里面拍摄到的有关销售点的照片给删除。随后,这两名保安还拨打了几个电线分钟的对峙后,琼斯还是不得不将数码相机清空,保安这才让他离开。

  在深圳以南几百英里、接壤香港的地方,有一家经销商获得了雄森山庄加工厂的虎骨酒销售许可证。当然,这位经销商并没有把销售点设在闹市,而是设在一家私人公寓内,公寓内陈列着各种年份的虎骨酒。经销商的名字叫做刘兴宁,他同周伟森已经认识了十几年。

  要想在刘兴宁那里购买虎骨酒,还得事先预约,得到他的同意后才能进入公寓。刘兴宁告诉琼斯:“贩卖虎骨酒是非常敏感的一件事,因此不得不小心行事。”刘兴宁表示:“在过去的三年里,我的生意越来越好,但我不能靠登广告来打响招牌。虎骨酒的销售主要还是依靠回头客和朋友的推荐。但是有些老顾客还是不断的来光临。随着虎年的到来,虎骨酒的销售也会更加红火。”此外,刘兴宁还对虎骨酒的疗效大加称赞,他表示:“我每天都要喝虎骨酒,一直坚持了三年。为了帮助虎骨酒更好的在体内循环,每天最好还喝上一到两次茶。”刘兴宁还悄悄告诉琼斯:“如果你们要乘飞机回国,出于安全考虑,最好把虎骨酒从这种包装瓶子里倒出来,再把酒灌到红酒瓶子或者是饮料瓶子里。这样就应该没问题了。”

  亚洲动物基金会的主管吉尔·罗宾逊(Jill Robinson)表示,毫无疑问,雄森山庄在销售虎皮、老虎眼球、虎须时,肯定也有类似的销售网络。在中国传统医学领域,这些都是非常珍贵的东西。罗宾逊在2009年曾到过雄森熊虎山庄,她认为这座山庄就是一个经过伪装的老虎农场。她表示:“我们可以看出,山庄只不过是为了确保这些动物能够活下去。此外,山庄也一直在试图繁殖老虎,但却从来没有正式的公布相关的出生及死亡数据,这样他们就能从死亡的老虎处获得巨大财富。

  国际野生动物监管机构TRAFFIC的执行主管史蒂夫·布罗德(Steve Broad)认为,围绕老虎展开的非法贸易活动不仅威胁到中国境内老虎的生存,对全世界的老虎来说也会是一场灾难。布罗德表示:“通过规模性的圈养,然后再向市场输送同老虎相关的产品这一趋势是无法避免的。但是这一个行业却会对野生老虎的数量带来灾难性的打击。现在同老虎相关的产品并不仅仅是有医疗用途这么简单。这类产品已成为了人们显示炫耀的手段。”

  非营利性野生生物保护组织—环境调查机构(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gency,以下简称EIA)同样也反对开展任何危害野生老虎生存状态的贸易活动。该组织发言人黛比·班克斯(Debbie Banks)称:“如今买卖虎骨酒不再是一种传承,而是一种商业行为。如果中国真的有心保护野生老虎,就应该下令禁止圈养和繁殖老虎。如果没有明确规定,商人们就会想方设法钻空子。他们会说,我们出售的虎骨酒瓶子里并没有虎骨,只不过是一种酒罢了,因此并不触犯法律。另外,商人们也会把虎骨酒纳入补品行列,而不是药品行列,因此也能逃过法律的约束。”但是EIA的数次呼吁并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重视。班克斯表示:“中国国家林业局认为要拆除养虎山庄不仅花费巨大,而且其中还会涉及到国家主权议题,因此十分为难。”

  尽管中国已经明确立法,禁止将虎骨作为药品来使用,但是在2007年召开的一次国际性会议上,中国曾表示,禁止交易老虎身体部位不仅违背了中国传统文化,并且也不符合中国国民内科疗法和医疗健康的需求。在会上,中国还表示,应该像圈养鳄鱼那样,将老虎进行规模性的圈养,这一提议也遭到了其他各国的反对。尽管如此,中国政府也一直没有颁布法令来明确禁止交易老虎的各个身体部位。

  然而,从历史上来看,野生老虎在中国的命运一直很悲惨。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快速进行,野生老虎的生存空间也一再被压缩。

  罗宾逊及其他环保人士认为,中国境内的老虎数量会急剧下降,直至灭绝。罗宾逊表示:“到下一个虎年来临的时候(2022年),中国境内不再会有野生老虎的踪迹。我真想知道,那时人们该如何向自己的子女们解释,为何老虎会灭绝。”